裆小咚

None of my business.

我高兴的是 没人看出我的难过

每次我难过得快要死掉的时候 朋友看到我说:你今天看起来特别开心嘛 我就知道我又成功了 至少成功地骗过了除我以外的人 那下一步就简单得多了:麻痹自己就好

我平胸我自豪 我为国家省布料(心酸

虽然画得很渣但是也花了我很久时间(啧。结果刚发出来没多久被告知:跟另一个妹子撞梗了 我去看了一下卧槽还真是!当然人家画得比我好多了…冷汗都吓出来了赶紧跟妹子沟通 结果没想到妹子人超好 哎 虚惊一场 还是好人多啊~

此去经年<一>

    有些东西失去了还会再回来 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永别

    

    不要为那些回不来的东西而感伤 也不要觉得回来了就值得暗自庆幸 因为你根本无法知道 也无法想象 它在离开你的时候 改变了多少

    这些改变 可能一变就是永远

 

    <一>

    我好像睡了很久

    有点口渴

    等我彻底清醒过来 才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舒适 却完全陌生的地方 身下的床单干净 洁白 床垫软得有些过分 扭头发现床的左边有一把椅子和一只床头柜 上面有一盏老式台灯和一部电话 我起身坐直 看到床对面的书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各种厚薄不一的书 正中放着一本展开的本子和一支笔 上面好像写着什么

    我的脑子里瞬间充满了无数种疑惑和可能性 神经和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习惯告诉我这平静背后隐藏着危险 我看向右边的落地窗外 发现我所处的房间是一楼 窗外有一片不大却修剪整齐的草坪 再往外是街道 街道左边有一位老太太正在和一个看似是家庭主妇的女士聊天 神情自然 身上没有携带武器的痕迹 街道对面从右边过来一个骑着四轮自行车的小男孩 似乎没有什么威胁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 天气很好 从太阳的位置来判断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

 

    可这是哪儿?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我沉睡之前发生了什么?

 

    一无所知

 

    【不知道】这三个字不应该也不允许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我翻身下床 轻声走到床对面的书桌前 一边侧耳听着书桌左边的门外是否有响声

    在确认门外没有任何动静之后 我把注意力集中到那本展开的本子上 上面写着……似乎是留言:

    “Bucky: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睡醒 也不想吵醒你 所以我先去超市买点东西

            你要是饿了 厨房桌上有面包和牛奶

            我很快就回来

                                                                      Steve”

 

    Steve……Steve?

    我现在他的公寓里?

    可是……不 不对 他的公寓我去过 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去过 不是这儿

    那这是哪儿?

    刚刚稍有松懈的神经又再次紧绷了起来 既然这儿不是他的公寓 那这留言是他写的吗?厨房里的食物……我警惕地摸索着出了房门 穿过大约一米宽 两米长的走廊 开放式的厨房出现在我眼前 一纸盒牛奶和一条法式长棍就放在黑色大理石台面的操作台上 我拿起牛奶仔细检查了一下 未开封过 没有破损 应该安全 面包就不好说了 于是我撕开牛奶盒喝了两大口 感觉口渴有所缓解之后 继续环视这间公寓

    一房 一卫 一厅 客厅也就是厨房 没有多余的生活设施 微波炉放在水池旁边 我转身朝房间方向往回走 走廊的一边有一扇窗 能看到外面的篱笆和对面住户的外墙 一边是衣柜和厕所 厕所很干净 几乎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衣柜里有两件卫衣外套 一件白色T恤 一双运动鞋和一双休闲鞋 都是新的 而且都是我的尺码 难道是特意为我准备的?我脑子里的疑惑不减反增 重新回到我醒来的那个房间

    突然 走廊尽头的厨房后门外出现脚步声和钥匙晃动的声音 我赶紧侧身躲到墙边 习惯性摸向后腰那把贴身的刀……等等 我的刀呢?!一下子摸空了 我才注意到我身上一件武器都没有 有些慌神 而门外那人显然已经开门进来 正往房间这儿走 我只得做好赤手空拳的准备……

    “……Bucky?!hey……你终于醒了 怎么一脸惊慌的样子?我是不是吓到你了?Sorry 我应该敲门的……”

    原来是Steve 我放松了些警惕

    我看着他一边把手中装满各种食物和罐头的塑料袋放到书桌上一边在做着无意义的道歉 脑子却有些懵 这情景好像很熟悉 但又明显地陌生

    “hey……你怎么了?”Steve突然意识到我一直没做声 便轻声问我

    “……我的刀呢?”我竟然只问出了这个问题

    “Oh……我把你身上的武器都卸下来放在箱子里了 就在你床下”他指了指我唯一还没来得及查看过的区域“带着那些东西我怕你没法睡个好觉”

    我走到床边 拉出箱子打开看了一眼 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只能坐在床边对着箱子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武器发呆

    Steve走到床边的椅子旁 坐下 对我说“Buck……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 你可以问我 什么都可以”

    我抬起头看着他 他的眼神很真诚 很熟悉 让我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

    “这是哪儿?”

    “这是我帮你租的公寓 Sam帮忙找的 他就住在附近 跟附近的邻居很熟悉 稍微打听了一下就找到了这间公寓……你觉得还行么?”

    Sam?那个被我扯掉翅膀的飞行兵?住在附近?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Steve愣了一下“你不记得了吗?”我摇了摇头 他皱起眉 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 他问我“你想出去走走吗?”


    (待续)

你会发芽的 对吧(•͈⌔•͈⑅)♡

好多事不敢在微博说 也没法在朋友圈发牢骚 但是离开这两个地方 就真的没人能理解你了

有时候做人就是这么麻烦

某些人终于后知后觉发现妮妮开推了😂😂😂简直蠢萌

枯木逢春又一程

一直听大人说 小时候好看的孩子长大了就不一定好看了
总是有384这样的小时候好看长大了更好看的人来颠覆这种话呢